首页  »  激情都市  »  [假扮的男友]

作者:糖果
字数:613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远处天际边闷闷地响了几声雷,不多久之后路上便下起了倾盆大雨。虽然到
店里去的大部分路程都可以走在骑楼里面,但行经几个较大的街口之后,姚立仁
牛仔裤膝盖以下的部分全被淋湿,湿答答地黏贴在他的腿上。

  「哥,快点过来一下。」

  一推开跑腿帮总部的玻璃门,便听见弟弟着急的呼唤声,姚立仁往柜台的方
向望过去,发现那里站着一位客人。

  晚班的交接班时间其实还没有到,但柜台内正在站班的弟弟频频朝自己招手,
眼神散发出强烈的求救讯息,于是姚立仁只好放弃马上处理下身那湿答答的裤脚,
直接走进柜台里去。

  「这位是卢小姐,哥,我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卢小姐的这趟单你来替我接手
好不好?」

  目前帮里没有其它可以接单的人,因为下午的生意太好,原本有几个候在帮
里等着接单的人刚刚全都出勤去了。姚立名一副像是急得不得了的样子,但姚立
仁非常清楚这只是弟弟装出来的表情,每次遇到不想接的case,弟弟就会这
样子耍赖。

  通常,负责接手的人都是他。因为弟弟也只敢在他的面前这样子耍赖,在其
它帮众的面前则乖得像模范生一样。

  姚立仁认命地点了点头。这就是他当人家大哥的宿命。

  虽然他只比弟弟早出生了十分钟,但基于被喊了二十一年哥哥的情分上,不
罩着弟弟的话也说不太过去。

  和弟弟击了击掌代表交接班,姚立仁转身面对柜台前那位显然已经久候的客
人,眼角余光瞥见弟弟抓起自个儿的包包,像是逃难般快速地奔离跑腿帮总部,
姚立仁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

  看来眼前的这位客人,非常不合弟弟的胃口。

  「卢小姐,您好,请问您的委托是……」

  「我、我需要一个……」接受委托的人未经她的同意竟然就换成另外一个人,
卢悦如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受到尊重,但是眼前这个大男孩要比方才那位顺眼得
多,所以她便隐忍了下来。

  「嗯。」姚立仁点了点头,等待着客人的进一步说明。

  直到仔细观察过这位客人的外貌之后,姚立仁终于明白刚刚弟弟为什么会急
着逃走了。

  并不是这位客人容貌长得很丑或是肢体上有什么缺陷,而是眼前这位客人的
装扮一看就知道年纪要比他们大上一些。

  弟弟立名最不擅长的就是应付这种年纪比他们还要大的女性,所以才会逃得
那么快。而他呢,因为弟弟的这个习性而被训练成非常擅长应付较年长的女性,
所以,这位客人还是由他来接待会比较好。

  整齐的灰色套装,手里还提着一看便知的名牌包包,眼前这位卢小姐一副上
班族OL的装扮,姚立仁在心里猜测着她的年纪,但因为她画了有点浓的烟熏妆,
所以,姚立仁觉得有点难以下判断。

  「需要一个……」一句话说得拖三落四地,卢悦如难以控制地结巴了起来。
这句令她有点难以启齿的委托,刚刚才讲过一次,偏偏他们擅自换了个人来接待
她,所以这种难堪的情况她必须要经历第二次。

  「嗯。」姚立仁微笑点头,耐心地等待客人将委托说得更加地完整。

  男孩那副非常专心聆听她讲话的模样,让卢悦如害羞了起来,但该讲的还是
得讲,「需要一个……假扮的男友。」

  一口气将重点说出来之后,她窘红脸避开了视线。

  「假扮的男友?」看着眼前这位眼神不停左右飘忽,根本不敢与自己对上眼
的女孩,姚立仁公式化地复诵着她提出来的要求,接着询问详细的状况:「嗯,
好的。那么时间、地点呢?」

  一个必须花钱才能得到男人陪伴的女人,想必看起来一定很逊吧?

  再加上今天她顶了个大浓妆出门,工作一整天下来的辛劳感以及待会儿必须
赶赴的一场自己非常不想去的约会,卢悦如觉得此刻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头
颅也彷佛有千斤般重,想抬都抬不起来。

  「明天中午,陪我一同出席小学的同学会,还有,聚会之后可能会有其它的
续摊邀约……」卢悦如有些紧张地敲了敲柜台桌面,「如果可以的话,再加上前
后的接送服务。」鼓起勇气,卢悦如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大男孩:「我可以……预
约一整天的时间吗?」

  「这一模拟较特殊的委托,费用可能要另外计算喔。」

  「嗯,我了解。那……请问要多少钱才能委托这件工作呢?」

  卢悦如方才已经看过他们跑腿帮的传单了,标准的收费是一个小时一百五十
块,但那是指普通性质的跑腿工作,比方说一般排队、代送货、送礼、代办的委
托案,而她现在所要求的,是对方必须得说谎配合她一起演出她的男朋友,想必
收费会比普通的委托要高一些。

  这家跑腿帮还在广告牌上注明了「只要我愿意,什么都可以」,意思应该是
只要客人跟接单的人协调好的话,这件工作就算是确定了。

  也就是说,到底要花多少钱才能够委托到假扮的男友,就看眼前这位大男孩
怎么开价了。

  姚立仁起身将帮众的名册取出来摊放在客人面前。

  「如果是明天中午的单,那么卢小姐您要不要再挑看看有没有更适合的人选?」
卢悦如讶异地瞪着他。刚刚他们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换了一个人过来接待,害她
必须把羞于启齿的委托说两遍,已经让她感觉很不受尊重了,现在换过来的这个
人又一副不想接下这份工作的样子,情况到底是怎样啦?

  「这份委托听起来很糟糕吗?」卢悦如气闷无比地瞪着眼前的大男孩。

  因为没办法像刚刚那个男生一样落跑,所以他只好期望她挑选其它的人来接
下这个委托?

  意识到她的怒气,正准备向她介绍比较成熟一点的跑腿帮成员的姚立仁不解
地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你一副『我也不想接这个case』的表情。」

  就跟刚刚那个当着她的面落跑的浑蛋家伙一样。

  「您希望我来承接这项委托吗?」

  虽然无法对她的年龄下判断,但不管以什么标准来看,这位卢小姐的年纪应
该都要比他大一些才对。

  「嗯。」卢悦如理所当然地点头。

  「我以为……外表成熟一点的人可能会比较符合您的要求,况且,并不是非
得紧急出动的委托,您其实可以慢慢挑选属意的人选……」

  他们帮里工作人员的档案做得非常地仔细,每个人的档案中都附有照片以及
各人专长,可提供给委托者在挑选人员时参考。

  「不用了,你已经非常符合我的需求。」

  卢悦如并不想三度说出那个令她感到尴尬无比的要求,反正只要还是在学的
学生,而且念的是附近这所T大的人就行了。

  关于这一点,虽然她没有开口向他确认,但她已经从男孩身上穿着的社团制
服上得到了答案。

  啧啧,网球校队呢,身高够,外型也颇顺眼,应该符合她曾经对友人撒下的
那个谎言。

  「你到底接不接?」

  「接。」姚立仁点了点头。

  不想把自己搞得像出租牛郎那般廉价,所以,他必须要和客人沟通一下自己
的底限,免得浪费了彼此的时间还惹来不敬业的坏评。

  「如何配合啊?我也不知道钦。」这个问题实在是难倒她了。卢悦如尴尬地
瞪着眼前的大男孩,因为她真的不太清楚一般情侣之间是怎么互动的,到时候现
场会发生什么状况也是无法预期的。

  「总之,我会把你介绍给我的同学们,你就视情况做做样子就行了。」

  「所谓的『做做样子』是指什么呢?」

  姚立仁用铅笔头轻轻敲着笔记本,将自己比较在意的地方提出来发问:「我
必须在您的同学们面前和您互有亲密的举动吗?」

  「这倒是不用。」飞快地出声否定,卢悦如觉得自己的脸颊好像慢慢烧红了
起来。「你只要陪我一起去露个脸、吃顿饭就行。」

  亲密举动啊?

  关于这一点,卢悦如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男孩问得那么清楚,是不是表示各种程度的亲密行为收费不一呢?

  跑腿帮连这种类似伴游的委托都能接,还真是有够另类的。卢悦如心想还好
之前自己对这间新开的店铺有留下那么一咪咪的印象,不然临时要她到哪里去找
人来假扮自己的男友?

  「嗯,了解。」姚立仁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那么,再请问一下,您要求
的假扮男友,设定的职业和年纪为何?」

  「嘿,你一定要用『您』这种尊称来跟我说话吗?」她又不是一把年纪的老
奶奶,有必要用到这么高级的尊称吗?

  卢悦如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觉得很奇怪,这个人讲话会不会太有礼貌了一点?

  「因为您是客人……」姚立仁迟疑着。在接待客人的时候,他一向都是用这
种充满礼貌的口气来与委托者对话的。

  「好、好,我知道你很有礼貌,但是,这样听起来很怪嘛!」卢悦如整个身
子凑近到柜台前,歪着头用可爱的声音要求道:「我们应该才差几岁而已,用平
辈的『妳』来对话就行了。」

  万一他明天陪她出席同学会的时候,一时之间改不了口,被她那群同学给听
见的话,她铁定会因为这件事而被取笑到民国两百年。

  「呃!」姚立仁被她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近距离看到她那张画了大浓妆的脸,
他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他们真的只差几岁而已吗?但直言询问女人的年龄是非常
不智的举动,他虽然非常好奇对方今年贵庚,却迟迟无法开口发问。

  「啊,对了,你可能会被逼问一些问题……」卢悦如陡地皱起了眉头,那群
对她关心过头的老同学,一定不会只见到人就甘愿的。「你只要回答你还是学生
就行,其它不该讲的话就不用多讲了。」

  「学生?」姚立仁讶异地挑眉。「您……」意识到她瞪视的目光,他随即改
口:「妳需要的假扮男友,身分设定是学生啊?」

  他还是在学的学生,在身分设定上不用假装,出勤时候的装扮应该就照他平
常的样子就行,顿时感觉轻松不少。

  但是,她竟然对小学同学撒谎自己交了个大学生男友叩难不成是希望这样子
的姊弟恋能让别人感到羡慕?

  「怎样?不行喔?」

  卢悦如觉得对方的反应好像是有点瞧不起她的样子。上了一整天的班,她疲
倦地只想赶快回去休息,偏偏待会儿还得去赴一个她不怎么想去、却怎么样都推
不掉的约会,心里实在是闷极了;没想到趁着空档来这里预约委托案件又接连受
气,一下子换人、一下子似乎又被瞧不起……卢悦如觉得自己的坏脾气差点就要
控制不住了。

  「当然可以。」姚立仁谨慎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是委托者开出来的条件,他照着做就是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先
统一口径的吗?比方说我的名字、年纪,还有我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交往多久
了……」这些事情应该要先让他知晓吧?

  既然接下了这趟单,就得全力以赴。一向抱持完美主义的姚立仁,事前的准
备工作都会做得非常地仔细。

  「你扮演平常的自己就行了,只是你的身分是我的男朋友,其它的全部都不
用作假。」

  为了想让自己走出前一段感情而鬼迷心窍地向同学们撒了这个谎,关于这个
虚构出来的小男友,心虚的她话说得遮遮掩掩地,似乎有提过他目前还在念书,
个子挺高的,还有人很温柔……其它详细的情报都没有胆再继续瞎折下去。不过
幸好就是这样,她才能够随随便便去找一个人来假扮。一见到他,卢悦如就知道
自己找到救命仙丹了。

  他的样子完全符合她曾经对同学们所撒过的谎。

  「如果可以的话,你尽量什么都别讲,不管他们问你什么问题,都由我来回
答就行了。」

  「好的,我了解了。」姚立仁在记事本上写下学生两个字,接着又写下不需
多话的注意事项。「那么,接下来……请问明天几点去接妳?到哪里去接妳?是
不是需要我开车过去?」

  「明天上午十一点,到这个地址来接我,开我的车就行。」

  如果车子也算进去的话,这件案子的委托费不知会飘涨到什么样可怕的程度,
为了自己的荷包着想,卢悦如觉得自己那台老爷车将就着用应该无所谓。

  收下写了地址和简单地图的纸条,姚立仁用回形针将它别进记事本内。

  「因为要顺路去接一位同学,所以,请你务必遵守时间前来喔!」

  「好的,没问题。」

  「那这样委托费到底怎么算?」

  「因为还不确定是不是会有午餐之后的邀约……」姚立仁用铅笔头再度敲了
敲记事本,思量着该怎么计价才好。

  「不管有没有之后的邀约,反正你就算一整天的价钱就行。」她也无法预期
情况到底会怎样,所以,直接买下对方一天的时间比较方便。

  卢悦如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因为待会儿还有个不情愿去的约会要赶赴,不能
在这里拖拉太久的时间。

  「那怎么行?」姚立仁将自己的班表摊开来。「如果只是吃完午饭就结束的
话,算算不过才两、三个小时而已,跟一整天的价钱差很多的。」

  没有为对方做那么多的事,绝对不会收那么多的钱,这是他的原则。

  「你真的很啰唆耶!我说算一天就一天,我刚刚不是跟你预约一整天的时间
了吗?到时候就算没有之后的续摊活动,你就算赚到了,这样不好吗?」

  姚立仁因她突然的责备而吓了好大一跳。

  这位小姐脾气好像有点大啊!

  而且,说发飙就发飙,完全没有预兆的。

  「好、好,既然妳都这么说了……」姚立仁用充满安抚的语调来和客人继续
沟通。不要跟客人吵架,这也是他的原则之一。

  到时候若出勤的时间真的过少的话,他再想办法把钱退还给客人就是了。

  「所以,到底是多少?」卢悦如看了看时间,已经逼近必须赶赴那个约会的
时限了。「快点说清楚,我得走了,赶时间!」

  「呃―」虽然这个委托比较特殊,但仔细想想他好像也不用特地去做什么奇
怪的配合,只要假装是她的男朋友就行。

  既然扮演自己就可以,这算是一份非常轻松的单,姚立仁干脆给对方喊了一
口价。「那么就两千块吧!」供她差使一天,这个价格他觉得应该差不多。

  「我给你五千,你今晚也陪我吧!」没想到会这么便宜,卢悦如在来这里之
前还在赌自己铁定会被海削一顿咧!「喂,好不好?」

  姚立仁没料到对方回价竟然会这么爽快,但今晚也陪她是怎么一回事?该不
会是想跟他培养默契什么的吧?

  虽然她是在征询他的意见,但姚立仁觉得这位小姐已经打定主意要把他给带
走了。

  「今晚也要吗?」目前他正在值班,但其实可以临时请其它有空的帮众过来
代班站柜台。尤其是创立这个跑腿帮的帮主杨均聿,成天闲荡无事、鬼混度日,
唯一热中的事情就是跟在盈玉学姊的身后当跟屁虫,如果真的需要找人手来顾店
的话,直接打去均聿学长的手机就不会错。

  「嗯,今晚就开始当我的假扮男友吧!」卢悦如取出钱包,抽出五张千元钞
递到男孩面前。

  原本她并没有打算这么做的,但既然已经找到看来挺优的对象了,今晚那个
她超不想去的约会就有借口可以爽约了。

  「我待会儿要去跟老总的侄子相亲,你跟我一起去,然后在餐厅外面等我,
如果我打手机传暗号给你的话,你就进来把我给救走。」

  「妳的老板强迫妳去跟自己的侄儿相亲?」姚立仁有些担忧地望着她:「如
果妳不想去的话,直接拒绝不就好了?」

  「嘿嘿,那是我的顶头上司耶,就算心里头再怎么不愿意,还是得虚应一下。」
这是社会人的处世哲学,卢悦如当然不期待还是学生的他会懂得。「如果做好回
家吃自己的心理准备的话,当然可以潇洒地不要就说不要,但我是一个可怜的上
班族,为了职场的人际关系着想,还是乖乖地去赴约比较好。」去露个面就算是
给了老总一个面子,之后她再婉言拒绝那位相亲对象,这种作法会比她当着老总
的面直接拒绝他的好意来得佳。

  「既然妳没有男朋友,去相亲看看也不错呀!或许那个人会是妳的真命天子
也说不定……」若今晚的相亲一拍即合的话,那么明天她根本就用不着带他出场
去说谎演戏了。

  「别傻了,绝对不可能是他。」卢悦如嗤之以鼻地闷哼着。

  她的真命天子只有一个。

  那人,已经在她的世界里消失。

  所以,不管之后她还有机会遇见谁,都无法将之看进眼里、摆进心底。

  她,似乎注定将要单身一辈子了。

                第二章

  约定的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因为昨晚他已经来过这里一次,省去了看地址找
路的过程,所以姚立仁在十点五十分的时候,便已抵达卢小姐家门口。约莫十一
点整,他准时按下门铃。

  「你已经到啦。」卢悦如急冲冲地奔到门口,将大门打开。「好小子,真的
很准时喔!」外头是一片蔚蓝的艳阳天,见到如此的好天气,卢悦如开心地朝男
孩微笑道。

  昨天叮嘱他干万别迟到,没想到反而是她慢了呢!

  总在假日时睡到接近中午才起床的卢悦如,不小心睡过头赖了好一会儿的床,
看来出门前的准备得一切从简了。

  「呃!」姚立仁讶然瞪着门内那位熟稔地对自己打招呼的人。「妳、妳是…
…卢小姐吗?」

  「我是啊!」见男孩双眼发直地瞪着自己,卢悦如还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些什
么,赶紧对着玄关处的镜子猛照,她刚刚才盥洗完,脸上应该没有脏东西吧?

  「不然咧?还会是谁?」

  这家伙呆住的模样看起来实在很可爱,卢悦如的目光从镜子里收回,忍不住
多瞧了他好几眼。

  「怎么看起来跟昨天不太一样……」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姚立仁不敢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三确认着眼前这位穿着居家服、一
脸素净的女孩子。

  「喔,可能是我没有化妆的关系吧!」卢悦如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跟进来。
「你在客厅里坐一下,我去换个衣服马上就好。」

  去见小学同学用不着画浓妆,擦点隔离霜就行,就算素颜去也无妨,要是她
顶着每天上班时画的那种浓妆出席同学会的话,铁定会被取笑说是太做作。

  原来是上妆前上妆后的差异吗?姚立仁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声:「怎么会差这
么多啊……真的是太夸张了啦!」昨天晚上的卢小姐,感觉起来像是二十七、八
岁左右,在职场里打混许多年的资深OL,而现在眼前的这个卢小姐,要他喊她
一声妹妹他都愿意。扎起的马尾,突显出她巴掌大的脸蛋,干干净净的脸庞上,
细致的肌肤就像是初生婴儿般散放出自然的光泽,身上穿着的不是硬邦邦的灰色
套装,而是轻松随意的居家服,整体看起来跟昨天晚上的那位卢小姐简直就是判
若两人。

  「喂,不要那样惊讶地瞪着我看啦!」又不是看到鬼,她妆前妆后真的有差
那么多吗?「需不需要我去画一下妆,让你确认一下我到底是不是昨天晚上的那
个人?」

  「不用、不用,妳这样子很好,不要再化妆了!」

  「啊?」不要「再」化妆了?他这样说是指她的化妆技术很糟糕吗?

  「哼!我想化妆就化妆,你管得了那么多吗?」卢悦如气闷地转身回自个儿
房内,房门关得有些用力。

  这家伙又不是她真正的男友,竟然敢对她发号施令?

  臭小子,以为自己昨天晚上假扮她的男友假扮得非常成功,就真的变成她的
男朋友了吗?想起昨天晚上相亲餐会的状况,卢悦如到现在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没预料到的状况频频地发生―老总竟然亲自领着自己的侄儿前来,准备要好好地
介绍给她认识,一走进那间餐厅,看见老总竟然在场之后,她便知道自己逃不了
了。

  如坐针毡的她,连拿出手机发讯息给那个大男孩都做不到,因为在老总的面
前,她什么猴把戏都变不出来。

  没想到约莫十分钟左右,他们点的菜都还没有上桌,竟然就见到那个大男孩
大剌刺地闯了进来。

  她并没有传讯息给男孩,所以他这样擅闯进来根本就是自作主张。因为老总
也在的关系,她的思绪一片混乱,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该怎么向老总他们解释这位
突然冒出来的大男孩才好。

  就这样,她沉默着,闯进来的那个男孩也奇妙地沉默着,就那样直挺挺地站
在她身旁,气氛非常地尴尬。

  「这一位是悦如的朋友吗?」

  他们都沉默着,反倒是老总先开口了。卢悦如迟疑地点了点头。「嗯,老总,
他是我的……」

  「男朋友。」

  姚立仁朝位置上那两位男性点了点头。

  这种突兀又没礼貌的举动,姚立仁之前从来没有做过,不过如果他真的是卢
小姐的男朋友的话,遇到自己女朋友被上司强迫约出去相亲这种状况,他一定会
这样子闯进来做无声的抗议。

  卢小姐要他用平常的自己去扮演她的男朋友就行,所以,他便顺应着自己的
感觉行事了。

  「什么嘛,原来妳已经有男朋友啦?」老总李国展略感抱歉地望着她:「妳
怎么一直隐瞒大家没有说出来呢?如果我知道妳已经有男友,就不会多事地想帮
妳介绍了。」

  「……嗯,对不起啦。」

  事情都这样了,当然就得顺着状况继续演下去,卢悦如低下头同样抱歉地向
老总道着歉。

  「没关系、没关系,我是因为太喜欢妳了,所以想把妳介绍给我侄子,既然
妳已经有男朋友了,感情的事当然不能强求。」李国展朝那位中途闯进来的男孩
招了招手。「来,过来一起坐,一起用个餐吧!都是年轻人,你们多认识认识、
多亲近一些也不错。」

  就这样,现场气氛从沉闷又无趣的相亲宴变成年轻人相见欢的愉快场面。

  卢悦如觉得非常地开心,她原本想以性格不适合这种别扭的借口来婉拒老总
的侄儿,不过难保老总不会再去拉其它人来跟她相亲,现在想想这样子也不错,
老总知道她有男友了,相亲的危机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了吧?

  之后,男孩送她回住处时,她并没有责备他的自作主张,没想到今天他竟然
用这种命令式的口气跟她讲话,这样就有点太超过了。

  卢悦如取出衣服换上,由于少了上妆的步骤,不用十分钟就可以出门,但就
在她换衣服的这个空档,她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由于衣服才刚脱下,所以卢悦如大声地朝外头喊道:「嘿,你去帮我开一下
门,好吗?」

  「喔。」姚立仁领命前去开门。

  门一打开,外面的人惊讶地指着他问:「喂,你是谁啊?」姚立仁正准备回
答时,那人又说了:「啊,我知道了,你是悦如的男朋友,对不对?」因为不晓
得对方是谁,到底是不是知情的人也无法判断,所以姚立仁只能尽责地扮演好自
己的角色。

  「对。请问妳是?」

  「我是悦如的同学啦!」蔡淑女忽然凑近男孩面前,仔细端详着他的脸:
「悦如没有骗我们,她真的交了一个大学生男友!长得挺帅的嘛!」

  接着蔡淑女一把推开男孩,径自往屋里头闯了进去:「悦如,妳的命怎么这
么好,交到这么帅的男朋友?我也要啦……」

  然后她忽然又停下脚步回过头讨好地望着身后那位高大的帅哥:「喂,你有
没有朋友想要交女朋友的?帮我介绍一下好不好?」

  「呃!」

  姚立仁不知该如何回应才好,只好支支吾吾尴尬地望着她。

  「淑女?!」卢悦如换好衣服出来,发现来者竟然是他们待会儿才要出发去
车站接的人,惊讶又开心地与她抱在一起。「妳怎么自己来了?我不是跟妳说会
去火车站接妳的吗?」

  「哇―悦如,真的好久不见了!」蔡淑女也紧紧拥抱住她,久违的欣喜让两
人开心地又叫又跳。「我搭上早一班的火车,提早到了台北之后又不想在车站里
面枯等,就直接坐出租车先过来妳这里啦!」

  「那妳也打个电话来嘛,这样我就可以提早去接妳了。」

  「我是故意提早来突袭妳的,嘿嘿嘿嘿……」

  「真是的,妳就是爱做这种令人吃惊的事。」

  蔡淑女朝身后那个帅哥挤了挤眼:「妳还敢说我?妳呀妳,到台北来工作才
多久的时间而已,竟然这么快就搭上了这么帅的男人!我不管,妳快点帮我介绍
一个。」

  「妳少来了,想搞外遇啊?要是被小邦知道的话,他会宰了我吧?」

  「哼,他才不敢咧!」蔡淑女冷笑道:「那家伙真的太爱吃醋了,每次放假
回来都像黏皮糖一样把我盯得死死的,我一定要趁着他在当兵的时候跟他切得干
干净净!」

  「不能来参加同学会,小邦一定很难过。」知道淑女只是说说而已,卢悦如
直接忽略掉她这番发狠的分手宣言。「既然妳已经到了,我们就直接到饭店去吧!」

  省去到火车站接人的路程,刚好将她赖床的时间给补了回来。

  「咦,淑女,妳怎么带这么多的行李?」大门没有关上,卢悦如一望出去发
现地上堆放了两、三个行李箱。

  「我没跟妳讲吗?」蔡淑女朝她露出了灿斓的笑脸:「我换医院了,同学会
结束的隔天就要到T大医院的急诊室报到啰!目前我还在寻找新的住处,悦如,
妳这里可以让我打扰几天吧?」

  「钦!妳没跟我讲过吧?」卢悦如惊讶地瞪大眼。她什么都没有听说啊!

  淑女的工作是伟大的白衣天使,之前一直留在中部的某大学教学医院里工作,
没想到换工作这么大的一件事,竟然迟至现在才告诉她。

  「妳不愿意收留我吗?吼,妳该不会是藏了个男人在家里,就不管我这个姊
妹的死活了吧?」蔡淑女不依地跺着脚:「我不管啦!悦如,妳把他赶出去,收
留我在这里住几天啦!」

  「咳,我们并没有同居。」姚立仁留意着时间,适时跳出来截断她们的对话。
「要不要先准备出发了?再继续聊下去的话,一定会迟到的。」「对、对,咱们
还是先出发比较好,免得迟到会被班长骂的。」卢悦如朝男孩扬了扬下巴:「喂,
帮我把淑女的行李全部搬进来。」

  「唔嗯,有男人在的感觉真好。」

  蔡淑女站在一旁优闲地望着友人指挥自己的男友做苦力替她搬行李的画面。
「悦如,妳怎么不帮我们介绍一下?这家伙是妳大学学弟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妳就饶了我吧!淑女。」

  没想到同学会还没开始,就已经要接受盘问了,卢悦如取过桌上的车钥匙,
快速地交到男孩手中。

  昨天晚上他就开过她的车了,待会儿下去停车场取车的时候,不用担心他认
不出哪台是她的车。「我知道妳对他感到很好奇,如果有想要问的问题,待会儿
在同学的面前我再一起公开回答,这样好不好?」省得谎话要说两遍,她的心理
压力会很大的。

  「吼,问一下都不行喔?」

  「走啦走啦,少啰唆,先上车再说。」卢悦如扯着好友的手臂,硬是将她拉
离开自己住处,不忘回过头催促着男孩:「喂,你快点好不好?再不快点出发会
迟到的!」

  明明睡懒觉的人是她,和久违的友人见面之后太过开心、聊天聊到忘我的人
也是她,她怎么好意思反过来责怪男孩不够快呢?

  卢悦如话一出口就在反省了,但男孩却什么也没反驳,只是加快了搬运行李
的速度。

  「看起来很好欺负耶!悦如,妳真的是调教有方喔!」在等电梯的时候,蔡
淑女望着他高大的背影,羡慕地道:「他叫什么名字总可以先告诉我吧?」

  友人那羡慕的眼神还有调侃的口气让卢悦如感到非常过意不去,如果被发现
男孩是她找来的假扮男友的话,淑女应该会生气地狂揍她一顿吧?

  竟然得用这种方法才能让友人安心,卢悦如虽然感到非常地抱歉,但也觉得
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小时候她们这群好友曾经做过一个约定,将来长大之后要一起举办联合婚礼,
在同一天成为最幸福、最美丽的新娘。为了这个约定,每年举办同学会的时候,
就是卢悦如最痛苦的时刻。眼看好友们一个个都交到了男朋友,她却一点动静都
没有,大家都卯起来要替她介绍好男人,免得到时候误了自己的婚期。

  卢悦如知道大家都很想实现这个幼年时许下的约定。她也是。

  但是,她似乎错过那个机会了。

  大学时代,她喜欢上同班的一个男同学,然而那个人已经有感情稳定的女朋
友了。她曾经不顾一切地跟那个人告白过,却只得到「对不起」这三个字的回复。

  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没希望跟那个人在一起,却怎么样都看不上眼其它想要追
求她的人。

  四年的欢乐求学时间一转眼便飞逝而去,那个人毕业之后就和爱情长跑七年
的女朋友结婚,而她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喜帖都没有收到。

  白白虚耗了四年的时间,去喜欢一个永远不会对自己垂青的人。

  世界上还有像她一样的傻瓜吗?每次想起这些往事,卢悦如都会觉得很、心
酸。为什么她会那么死心眼?为什么喜欢上的人竟然名草有主?

  如果这样子的相遇是代表他们没有缘分的话,为什么她的目光会无法从那个
人的身上移开?

  然而这是永远不会有解答的疑问。

  毕业到现在已经两年余,那人在两个月前当上爸爸了。从同学口中听到这个
消息的时候,她表面上装作正常,嘻嘻哈哈地跟同学们谈论着新生儿的话题,心
里头却难过地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大哭一场。

  那个人携家带眷非常幸福地过着他们的生活,她却只能躲在一旁无法斩断自
己的感情,每天每夜地看着自己与那个人的唯一一张合照,作着永远都不可能实
现的幸-福美梦。

  她真的很悲哀,对不对?

  家人、同学与朋友,再加上职场的上司都抢着要帮她介绍男朋友,她却半点
心思都没有,每次遇到这一类的话题她都会想尽办法蒙混过去,但每年只要一接
到小学同学会的开会通知,她就会心虚地想要尖叫。她也想要和同学们一起完成
当年的那个约定啊!那个人已经不存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她一直这样催眠着自己,
她应该要振作起来,将眼光从那个人的身上移开,并积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才是。

  照例,同学会通知函里面,主办者也就是他们那位伟大的班长大人私下附了
一张便签给她,上面用漫画图文的方式警告她最好在今年寄回去的回函上头勾选
携伴参加,而不是独自参加。

  她把心一横,就在「携伴参加」那个字段上勾下去了。

  如果不做任何改变的话,她根本无法前进。

  那时她的想法是:制造出一个不得不的状况,这样一来也许她就会从对那个
人的痴恋中清醒过来,但她渴望的改变还没有开始,却马上就尝到苦果了。

  消息从班长大人那里传了开去,随即有同学打电话来恭喜她,有几个早就想
结婚的同学甚至兴致勃勃地要她在这一次的同学会上与她们一同商量婚期,免得
她们等不到集体结婚的时间,背叛那个约定先结婚的话,会被同学们给整得很惨。
她这下才知道大事不妙,她一宣布自己有男友了,下一步当然就是与同学们一同
往结婚的目标迈进。集体结婚是她们几个好友的梦想,她却随意呼咙她们自己已
经交到男朋友了,眼看着同学会的日子就要到来,她连能带去的人选都没有,最
后只好走上欺瞒的这条路―到跑腿帮去预约一个假扮的男友。

  眼前这个大男孩,就是她的救命仙丹。

  他完全符合她曾经对同学们撒过的谎,学生,运动性社团,再加上个子很高,
人很温柔……虽然才认识一天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这个男孩子的性
格一定非常地温柔。

  她到底还讲过些什么其实她自己也忘了,人被逼急了总是会乱七八糟地胡说
一通,她记得的只有以上那几点特征而已。

  仔细想想,这些特征之中除了学生的身分之外,其它的不就跟她喜欢的那个
人一模一样吗?

  卢悦如暗暗在心底哀号了一声。

  「喂,叫你自我介绍了啦!」卢悦如忍不住将那股郁闷的感觉发泄在男孩身
上,反正他拿了她的钱,应该会乖乖任她欺负吧?

  「喔。」刚好电梯到了,待她们两个都走进去之后,姚立仁跟着闪身进去并
按下了楼层及关门键。「妳好,我叫姚立仁。」有礼地向卢小姐的友人点了点头,
除了名字之外,他还能够透露什么吗?

  因为昨天卢小姐交代过他最好什么都不要说,现在却叫他自我介绍,刚刚卢
小姐的朋友只有问他的名字,所以他便只讲了自己的名字而已。

  「就这样子喔?你的自我介绍未免也太短了吧!」蔡淑女嘟着唇,瞥了瞥身
旁的友人。「喂,妳男朋友是不是吃醋了啊?因为我刚刚叫妳收留我,然后把他
给赶出去,所以他就生气了?」

  「他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们没有住在一起。」卢悦如望了男孩一眼,心想这
家伙真的好听话呀!昨天她叮嘱过他干万不要迟到,还有,不该说的也别多说话,
他真的有做到耶!

  「真的吗?」蔡淑女拖长了问句的尾音。

  「真的啦!干嘛不相信我们说的话?」卢悦如怒瞪了友人一眼。「就算我真
的跟男朋友同居了,也没有必要隐瞒妳啊!没有就是没有,等等妳别在同学们面
前乱讲话。」

  「好啦好啦!对不起嘛,我不该怀疑你们之间的纯洁……」蔡淑女掩住嘴轻
轻笑了一会儿。「啊咧,就算没有同居,搞不好已经不纯洁了也说不定呀!」

  「喂,妳够了没啊?!」卢悦如的脸控制不住地红了起来。

  「嘻嘻……」看到卢悦如气得脸都红了,蔡淑女这才相信他们之间还是纯洁
的。「好啦!不闹妳了。」再闹下去的话,悦如真的会生气的。

  她转头朝帅哥抛了个媚眼:「嗨,我的名字叫蔡淑女,没错,就是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的那个淑女啦!很高兴认识你唷!」

  看样子这对情侣离论及婚嫁的境界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待会儿那些急着想结
婚的同学要大大地失望了。

  「悦如,你们交往多久啦?班长只说妳终于交到男朋友了,并没有告诉大家
你们到底交往多久了。」

  蔡淑女轮流来回地望着这对情人。

  因为她站在他们两个的中间,所以必须一会儿往左边看,一会儿往右边看,
辛苦的不得了。最后蔡淑女的目光停在右边帅哥的脸上。

  「啊?」是要他来回答吗?姚立仁忍不住冒出了冷汗。「我们……」

  「两个月啦!」卢悦如用力扯着蔡淑女的手臂,将她的注意力转回到自己这
边来。

  真是危险吶!

  虽然可以随便乱拼,但是剧情得前后连贯才行,她得记好自己到底说过什么
话,万一被她们发现自己竟然找了个假扮的男友去呼咙她们的话,会被那个伟大
的班长下令处以极刑的。

  「是吗?才两个月而已喔?」

  「对啦!」卢悦如恼羞成怒地瞪着她。「妳干嘛一直怀疑我说的话?」

  蔡淑女又开始左晃右转地来回轮流望着他们。

  怎么感觉这两个人好像有点怪怪的?

  「干嘛连交往多久都不好意思讲?难道这是秘密吗?」

  「唉唷,妳真的很啰唆钦!干嘛一直问、一直问……」

  「我这样就叫一直问、一直问喔?」蔡淑女认为自己已经非常节制了说。
「哼,妳等等就会知道了……」蔡淑女再次掩住嘴轻笑出声。除了她之外的那群
娘子军,盘问的功力个个都比她厉害一百倍以上呢!

                第三章

  「哇,你是网球校队的喔?」饶贞雪无视男友的瞪视,打败群雌抢到了帅哥
左手边的那个位置,亮晶晶的双眼闪着无尽好奇的光芒,不停地打量着卢悦如带
来的帅哥男友。「你很厉害吗?改天也带我们到球场去,教我们打打网球吧?」

  「啧,这个不是重点吧!」抢到帅哥右边位置的唐文英,啧地一声抢到发问
权:「你几岁啊?目前还是学生对吧?你跟我们悦如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交往多
久了?你毕业之后会马上跟我们悦如结婚吧?」

  「喂,文英,他们两个才刚开始交往啦!妳们现在就急着要集体逼婚的话,
会把人家小弟弟给吓跑的。」

  「我又不是在问妳。」唐文英转头瞪了蔡淑女一眼,接着又转回头去逼问那
个几乎都不开口讲话的帅哥:「喂,你怎么都不讲话?真的被我们给吓到了吗?」

  姚立仁是真的被她们这群娘子军给吓到了。一走进这间高挂着大红布条并写
着「第十二届成功国小同学会」的宴会厅之后,一群女孩子蜂拥而上朝他们奔了
过来。

  这群娘子军在意关注的主角当然是他,所以卢小姐和蔡小姐不一会儿后就整
个被挤到最外围去,而他则是被一群陌生女性给层层包围住。

  接连而来的问题将他炸得晕头转向,但被叮嘱过不能乱说话的制约使得他根
本不敢吭声,只好求助地望着被挤到远处去的卢小姐。

  等到卢小姐终于努力地挤回到他身边之后,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吓到了啦!妳没看见他的脸都发白了吗?」卢悦如被众姊妹挤开退到旁边
去,努力了很久才将她们推开,站到自己「男友」的身旁。「妳们几个不要这么
夸张好不好?」竟然逼婚逼到门口来了,有没有那么急着要嫁人呀?

  「哇,站在一起真的很登对耶!悦如,咱们挑一天一起去拍婚纱照吧!大家
一起去的话杀价可以杀狠一点耶!」唐文英伸手抱住她。

  见到悦如终于带着男友出席同学会,而且还是这么帅的一个帅哥,年纪甚至
比她们还要小,她们很替悦如感到开心。

  「文英,我们还不到那种地步啦!」

  「总之,先恭喜妳啦!悦如,结婚的事我们待会儿再慢慢商量……」

  「先进去坐吧!免得待会儿班长跑出来逮人,以为我们都还没到。」

  「快走吧,进去啰!」班长最讨厌人迟到了。蔡淑女吐了吐舌头。这种个性
应该去当风纪股长才对,哈哈……

  大家才刚就坐完毕,好不容易才停歇的盘问又兜头罩了过来,姚立仁有些不
知所措地望着卢小姐,希望她快点像刚刚那样替他解围。

  「你念什么科系的?听说是T大的高材生呀?」饶贞雪再次成功抢到帅哥身
旁的位置,近水楼台的她马上展开自己最擅长的闲聊功力,准备将这位帅哥祖宗
八代、大大小小的情报全挖出来。

  「他念信息的啦!」卢悦如见大家将注意力全放在男孩身上,连忙将话题转
到其它方向去。「贞雪,妳不要一直用觊觎的目光看着我的男朋友好吗?妳不怕
妳男友吃醋吗?」

  贞雪那个交往了快五年的男友也是个醋坛子,小心眼的等级跟淑女家那个还
在当兵的家伙差不多。瞧他现在目露凶光地瞪着贞雪的样子,亏贞雪还敢那样一
直盯着别的男人,真不愧大家赏给她神经跟恐龙同等级的称号。

  「借我看一下会怎样啦?」饶贞雪回头用甜甜的笑脸安抚吃醋的男友。

  「乖,别吃醋喔!我是在研究悦如的男朋友,并不是在偷看其它的男人喔。」

  这有什么不一样吗?卢悦如无奈地翻了翻白眼。「班长咧?怎么没看到她?」
必须继续转移话题才行,免得她们的话题又朝男孩身上兜过去。

  「喂,你要不要先介绍一下你自己啊?还有,你和悦如是怎么认识的?」

  这一次唐文英并没有抢到帅哥身旁的另外一个位置,因为那里已经被卢悦如
给占去了,于是她只好退一位坐在卢悦如的旁边,说话的时候必须伸长脖子越过
卢悦如,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对帅哥进行质问。

  可恶,竟然这样子无视她。「妳们有什么问题来问我就好,不要一直这样吓
他啦!」卢悦如拍了拍桌子,将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来吧、来吧,到底还
要问些什么妳们才甘愿?」

  还好她昨天有和他聊了一下,基本资料都有问清楚了,不然现在铁定马上就
穿帮露馅。

  「这么宝贝他喔?」饶贞雪笑咪咪地。「问一下就紧张兮兮的。」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唐文英执着的还是这一项。

  「他应该不是妳随便在街上抓来充数骗我们的吧?」张得娟以语不惊人死不
休的姿势登场。

  突然间,这个没听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并且一句话就敲中了死穴,姚立仁
慢慢转过头去,看见一个头发削得非常短的娇俏美人,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般,姚立仁感觉全身再也无法动弹,就这样扭着脖子,
呆住地与那人对望着。

  「钦,班长,妳在说什么啦?悦如不是那种人啦!」

  由于蔡淑女是以突袭的方式先众家姊妹一步见到了这个帅哥,人是在家里面
逮着的,不可能是骗人的吧?所以她马上跳出来替卢悦如说话。

  「就是啊。」卢悦如心脏坪坪狂跳着,哈哈地跟着也干笑了两声。「没事撒
这种谎骗妳们干嘛?有什么好处?」

  事实上,她真的就是没事找事做地向姊妹们撒谎了。此刻卢悦如根本没勇气
对上男孩的眼,因为在场就只有他知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超级大骗子。

  「好啊,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亲一下给大家看。」张得娟吆喝地带头鼓掌,
随即身旁的同学们也跟着鼓噪了起来。「亲嘴、亲嘴……」

  「亲嘴、亲嘴……」

  「唷喝,亲嘴、亲嘴……」

  耶?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就连隔壁那桌一向和她们这群女生不太合的男同
学都看过来了,卢悦如尴尬地涨红了脸。

  「又不是在喝喜酒,干嘛要当众表演亲嘴啊?」卢悦如紧张地双手乱挥,这
是她们之前处罚先结婚的背叛者时用的招式吧?「我只是交了男朋友而已,又不
是直接带老公来,妳们不要闹了啦……」

  「亲一下有什么关系?」饶贞雪甜笑地偎进男友怀抱里,抬起头用甜得腻死
人的声音要求道:「哈尼,亲我一下。」

  见到饶贞雪的男友霸道地吻住她的唇,在场所有人皆爆出热烈的掌声与鼓噪
声,直到他们表演完火辣辣的湿吻秀为止。

  「老公,我们也来亲给大家看。」不愿让他们抢尽风头,唐文英也朝自己的
男友伸出了手。当然,她的举动又制造出另外一波的高潮。当这对情侣也表演完
湿吻秀之后,大家的目光纷纷往卢悦如和她带来的男友身上聚焦。

  「你们……」卢悦如被盯得全身发毛,颤抖着声音抗议道:「你们的胆子比
较大,你们敢在大家的面前表演,我好佩服你们喔,这样可以吗?」但干万别逼
他们也在大家面前做这样子的事情啦!「我们……不行啦……」

  「啊咧,你们都交往两个月了,该不会还没亲过吧?」蔡淑女讶异地问,刚
刚跳出来替卢悦如担保的心情不禁有些动摇了。

  如果真的像班长猜测的那样,悦如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敢当着大家的面撒这种谎,比她背着大家偷偷先结婚更不可饶恕。

  悦如应该不会做这种傻事吧?

  「亲嘴、亲嘴……」

  「快点亲啦!亲嘴、亲嘴……」

  没想到这一回竟然换男生那桌大声鼓噪了起来,卢悦如尴尬地垂下头,觉得
自己这次真的是完蛋了。

  「咳。」姚立仁像是终于找回了声音般,轻轻咳了一声。「我们……是真的
还没有亲过。」

  这是事实,他没有说谎。「对我来说初吻是很私密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我
都不会同意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表演。」

  但是他已经收了钱,必须把这个角色扮演好才行。

  姚立仁轻轻拍了拍卢悦如的肩头,将她的脸强制地抬起来,在她额间落下一
个轻吻。「等我们真正分享过亲密的吻之后,下次有机会的话……再厚着脸皮表
演给你们看。」

  姚立仁赧红了脸,视线扫过这群陌生人的脸,最后停在那个短发的俏丽美人
脸上。「这样可以吗?」

  张得娟扯出一抹微笑。「好吧!算你过关。」

  她走过来轻轻拍着好友的肩头。「恭喜妳呀!悦如,终于交到男朋友了。妳
是最后一个,大家真的都担心很久了,妳知道的吧?」

  「嗯。」卢悦如心虚地低下头。如果被班长知道事实的话,她一定会被修理
得很惨的,但是现在若不继续骗下去的话,她当场就会被处以极刑了。两害相权
取其轻,卢悦如决定还是继续将这出戏演下去比较好。

  未来的事推到未来再去烦恼好了。

  先保住自己现在的安危比较重要。

  就算被拆穿也不要挑这种大家都在场的欢乐场合,这样子伤害会比较小吧?

  接下来,班长回到台上去主持同学会的流程,大家的注意力也慢慢从他们身
上挪开,这期间卢悦如一直处在心跳纷乱狂跳的状态中。

  男孩在她额上印下的那个吻,明明很轻很柔,但卢悦如却感觉自己像是被烧
红的热铁烙过一般。

  那个吻,是她公然说谎欺骗大家的惩罚。

  痛得她无法忍受。

  接下来的欢乐餐叙中,除非话题扯到他们身上,卢悦如几乎都避开男孩的视
线,因为她没有勇气与他对视。他一定会觉得她是个很糟糕的人吧?就连她自己,
也是这么认为的。

  同学会结束之后,她们这票娘子军到KTV去续摊,一连唱了五个小时,走
出包厢的时候天都黑了,于是赶着搭飞机的去搭飞机、赶着搭火车的去搭火车,
难得见面的一群人依依不舍地道别离开,并预约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以前小时
候是天天都见得到面,长大之后,由于学业、工作各分东西,饶贞雪甚至还移民
到日本去了,大伙儿商量好每年都要举办一次小学同学会,来维系他们历久不衰
的情谊。

  班长每年都尽心尽力地联络每一位同学,地点也会配合同学北中南东轮流择
地举办,今年都已经是第十二届了呢!

  说不定下一次的同学会就是她们几个的集体婚礼。

  班长张得娟笑咪咪地这么预言着。

  唐文英带头附和,饶贞雪和蔡淑女也笑嘻嘻地点着头,只有卢悦如想起方才
的情景,再次心虚地低下了头。

  「立仁君,你歌唱得真好,是不是常常去KTV偷练啊?」在回程的路上,
喝了几杯啤酒的蔡淑女带着点醉意地从后方趴到驾驶座旁,伸手戳着他的肩头。

  由于饶贞雪一直这样喊他,听起来颇有气势的样子,所以她们几个同学也纷
纷开始这么喊他。

  「别闹了啦!淑女,他在开车耶!妳这样很危险的……」

  「让我碰一下妳就吃醋啰?」蔡淑女咯咯笑着。「班长竟然还怀疑妳是随便
抓一个路人来骗我们的,要是她看到妳现在这种吃醋的样子,一定不会说出那么
离谱的猜测……」

  「淑女,不过才几杯啤酒而已,妳就喝醉了吗?」

  「哪有?我才没有醉,只是有点微醺罢了。」蔡淑女转过头,笑嘻嘻地换趴
在副驾驶座旁。「悦如,我想我还是去住饭店好了,如果我赖在妳家的话,一定
会变成大电灯泡吧?」

  「淑女,到底要我讲几遍?我跟他没有同居啦!」

  「那就从今天开始同居吧!」蔡淑女咯咯咯地又笑了。

  「文英她……她急着想结婚了呢!妳和立仁君如果也OK的话,我们就能完
成那个愿望一起当漂亮的新娘子了。」

  「哼,妳早上不是还说要跟小邦切吗?现在又想嫁啰?」

  「是啊,我想嫁啊,但是小邦的役期还有半年耶!我……我好想他……」

  蔡淑女呜呜咽咽地低声啜泣了起来。「他在的时候我老说他缠人,但是他不
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好想念他……」

  也许是下午看到同学们个个都成双成对、甜甜蜜蜜的关系,蔡淑女好想现在
就见到正在服役中的男友。

  如果小邦今天也有来参加同学会的话,她一定也会当众表演亲嘴给大家看的,
毕竟她和小邦是班上唯一的班对耶!

  从小学时代就在一起了,她和小邦的爱情长跑如果能够修成正果的话,一定
会是一段能够流传百世的佳话,搞不好还能登上校史榜呢!

  「既然那么想他,那等他放假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对待他喔。」

  「嗯。」蔡淑女这回非常直率地点了点头。卢悦如回过头看着蔡淑女乖乖坐
回到后座,并且不胜酒意地闭上了眼,双颊红扑扑的她也许因为这段告白的话而
感到羞怯了吧。沉浸在幸福中的人儿,看起来真的很耀眼。

  好令人羡慕喔。

  当卢悦如坐正身体时,视线扫过左边那个沉默开着车的大男孩,整段路程里
他几乎都没有讲话……

  不,应该说今天一整天他都没有说多少话。

  是他的个性原本就沉默少言吗?

  还是因为她曾经说过要他不能多话?

  她讲过的要求,男孩都有确实遵守,虽然他还是有自作主张的时候,但每一
次都成功地将她从危机中解救出来。

  应该要跟他说声谢谢的。

  但在狭小的车子里,蔡淑女又瘫坐在后座的情况下,卢悦如一句话都说不出
来,尴尬的沉默在蔡淑女闭上眼睛休息之后,漫长地持续着。

  愈是意识到那份沉默,卢悦如反而愈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就这样,一直沉
默地捱到她住处楼下。车停好之后,卢悦如唤醒蔡淑女,搀扶着她上楼。

  「立仁君,你应该没有马上要走吧?待会儿可以麻烦你送我去饭店吗?」

  「淑女,我又没有要赶妳走,在妳找到房子前就先住我这儿吧。」

  「那怎么行?我可不想当飞利浦。」

  「妳很番耶!叫妳住这儿就住这儿。」将友人送进屋里去之后,卢悦如有些
烦闷地这么吼着。

  「呜……恰北北,这么凶做什么啦?」被她这么一吼,蔡淑女瞬间整个清醒
了过来。

  「总之,妳给我乖乖待在这里,等找到房子才准走。」

  见男孩将钥匙交回自己手中,一副准备功成身退的表情,卢悦如再次叮嘱着
友人:「淑女,妳先去洗个澡醒醒酒,我送这家伙回去,马上回来。」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妳还是留下来照顾妳朋友吧。」姚立仁轻声婉
拒,但马上就看到卢小姐差点发飙的表情。

  「啰唆,快点走啦!」虽然现在的时间还不太晚,虽然由女方送男方回去听
起来会很奇怪,但卢悦如有话要对这个男孩说,那是在第三者面前不太方便讲的
话,她只好选择避开蔡淑女,另外寻找独处的地点。

  下楼之后,卢悦如将钥匙塞回男孩手里。「你来开。」

  知道自己拒绝的话一定又会听见她失控地鬼吼鬼叫,为了顾及卢小姐的形象,
姚立仁只好乖乖听话地上车。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卢悦如迟疑了一会儿,调整好心情之后坦率地
开口向男孩道谢。

  「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

  姚立仁转头望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专心开车。

  听到她的道谢,代表他今天的出勤应该是完美地画下句点了。

  然而一整天,他一直有个疑问。

  卢小姐今年到底是几岁啊?

  下午看见他们同学会的欢迎大红布条上面写第十二届,小学的同学会能够开
到第十二届真的是太厉害了,亏他们有这份心,能够将小时候的情谊延续这么长
久的时间。不晓得他们的同学会是隔多久时间开一次的,以这条线索也很难去猜
测卢小姐的年纪,不过她的同学个个看起来都好年轻,就跟今天这个不上妆的卢
小姐一样美丽如花。

  很想知道却又不敢问出口,因为他觉得这个问题很可能会惹恼卢小姐。

  毕竟,她的脾气总是一触即发,燃点很低的样子。

  一到达燃点之后,她说话的方式就会变得非常粗鲁,就像刚刚蔡小姐形容的
那样,恰北北,这三个字真的很适合套在发飙的卢小姐头上。

  想到这里,姚立仁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们不过才认识两天而已,他就一副自以为很了解卢小姐的样子,是他太自
大了吧?

  「你在笑什么?」卢悦如并没有错过他这个偷笑的表情。

  因为今天自己当着他的面向全部的同学撒了谎,卢悦如一直觉得很丢脸、很
丢脸,恨不得能当场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起来,现在看到男孩露出疑似在取笑她的
表情,她不禁有些在意了起来。他该不会一直在心底取笑她、瞧不起她吧?

  一个必须要花钱找假扮男友带到同学面前去现的女人,不管有什么理由,听
起来就是失败者、可怜虫的感觉。

  况且,男孩根本就没有问过她为什么要花钱去找假扮男友的原因。

  他是一个称职的接单者,听话、工作态度确实,且完全不会有窥探客人私事
的好奇心,她应该给他鼓鼓掌才对,为什么心底会有一种类似遗憾的感觉?

  遗憾……他对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奇心。

  卢悦如摇了摇头,将心底这种奇妙的感觉摇散。

  就算男孩对她抱有好奇心又如何?

  她根本就没办法从前面那段漫长的单恋中走出来,如果男孩对她有特别的感
觉的话,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麻烦呢。

  「没什么。」姚立仁将车开到跑腿帮总部前停了下来,转头向她道谢:「到
这里就行了,谢谢妳。」

  「你不回家吗?」到这个地方来,是还要继续工作吗?

  「时间还早,我去帮里看看有没有单可以接。」姚立仁微笑点头向卢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