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货车走华南

天柱原来在香港开出租车的,大广叫天柱和他两个人驾驶一架货车到福州去,
因福州好远,这批货又好赶时间,一天要行车十几个头,一个人精神不够,必
须两个司机轮流驾驶。司机位后面设有个空格,放置被铺枕头,俩人可以轮流睡
觉。

有大广这一识途老马,天柱虽然初入大陆,亦没有什幺方便。过关办手续,
都由他去搞,因为他同那些表叔或者公安,都已经熟口熟面的。

第一次在国内行车,天柱不熟悉道路。大广开车的时候,他就坐在旁边认路,
轮到天柱驾驶,大广亦要坐在他旁边指点路途。

这一天,只系行驶了几个头车,大广就将货柜车扭入路旁的一个招待所,
说要在那里歇息一晚。

公路旁边有好多招待所,大广偏要在一间东方红招待所过夜,原来他和招待
所里面一个女工阿珍好熟。

阿珍见到大广来到,一个脸蛋好象莲蓉酥,招呼非常殷勤。阿珍是一个北妹,
大乳房大屁股,和大广都好合衬。

阿珍虽然不算好漂亮,但她一举一动,都风骚出位。

吃晚饭的时候,大广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包出来,交给阿珍。阿珍打开一看,
原来是有条金脚链。阿珍说大广对她真有心。两人就在大庭广众揽头揽颈地亲热
起来。

大广介绍阿珍认识天柱,说天柱是他的死党,刚开始走这条线,还没有红颜
知己,问阿珍有什幺好介绍。

阿珍看了看天柱,赞天柱年轻而且英俊,以后不怕没有女朋友。大广说道﹕
「以后是以后的事,最要紧的是今晚要有着落嘛﹗」阿珍指了指前面一个女工说
道﹕「她叫做婷婷,不知天柱和眼缘吗﹖」天柱看了看这个婷婷,只见她不高不
矮,不肥也不瘦,样子都十分清秀,就说要请阿珍做媒人。阿珍问道﹕「有没有
媒人利是呢﹖」大广说﹕「天柱是死党,自己人就不应该怎幺现实,最多今晚自
己落力一对,喂你一餐饱的。」阿珍说道﹕「我是说笑嘛﹗因为婷婷也是我的死
党,天柱这幺英俊的小伙子,当然是肥水不流别人田,好事当然要益自己的朋友
呀﹗」阿珍走到婷婷身边,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婷婷抬头望过来天柱这里,
又和阿珍说了几句。接着阿珍就带婷婷过来,介绍给天柱相识。

婷婷好大方地和天柱握手,天柱觉得她的手儿好温软,立即像过电一样,整
个人几乎固定了。

婷婷话说她有好多事要做,等一会儿再和天柱倾谈。婷婷走开之后,阿珍微
笑着问天柱道﹕「看清楚没有﹖合不合你的心一意呢﹖」天柱要笑着说道﹕「虽
然不及你珍姐这幺漂亮,但也已经心满意足,多谢珍姐的好介绍哦﹗」阿珍说道
﹕「天柱你这张嘴好甜,大广就不及得你哩﹗」大广说道﹕「我直肠直肚,从来
不卖口乖嘛﹗」阿珍笑着说道﹕「男人除了直肠直肚之外,还要一个地方也要直
哩﹗」大广说道﹕「那个地方直不直,今晚你就知。」这餐晚饭吃得很开心,大
只广还饮多两杯,一早就回房同阿珍研究直肠直肚。

天柱沖完凉,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就有人拍门,天柱以为是婷婷来了,
当堂精神为之一振,即刻去开门。点知门外并不是婷婷,而是另外一个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讲普通话,天柱卷了条舌头讲都讲不清楚。那女孩子讲了一大轮,还
搭上了手势,天柱才勉强明白她的意思。原来她说婷婷今晚太忙了,叫她来做替
代,她叫做珠珠,不知道天柱喜不喜欢她。

这个珠珠样子都好标青。但天柱已对婷婷一见情深,珠珠虽然不错,天柱卸
提不起兴趣,就卷了条舌头说﹕「对不起,我今晚要早点休息,因为明天还要开
车。」珠珠见到天柱的表情和手势,就知道这单生意做不成,只有失望离去。其
实天柱比珠珠还失望,一心以为今晚可以同合眼缘的婷婷共度良宵,那知中了个
空宝。于是关上电视机上床睡觉。

天柱在香港开惯夜更的士,太早是没有办法睡得着的,他在床上辗转反侧,
脑中出现婷婷的倩影,以及她的笑容。天柱自己都觉得奇怪,同婷婷只着偶然相
识,怎幺会对她怎幺印象深刻。

又有人来拍门了,天柱觉得好烦,他认为可能是珠珠死心不息,又转头回来
找他罗苏。他无可奈何地打开门,哪里知道门外亭亭玉立的女人,竟然是他正在
记挂的婷婷。

婷婷天柱道﹕「欢迎我进来坐吗﹖」天柱当然大表欢迎。婷婷坐下之后,对
天柱话﹕「刚才来的珠珠比我还漂亮呀﹗你怎幺不喜欢她呢﹖」天柱说道﹕「阿
珍刚才介绍你和我相识,我就已经对你有意思了,就算珠珠比仙女还漂亮,我都
不会见异思迁。」婷婷笑着说道﹕「现在这个世界,像你怎样的男人好少见哦﹗
那你又好不好记挂住香港的女朋友﹖或者记挂住家里的老婆呢﹖」天柱说道﹕「
我还没有结婚,也没又有女朋友。」婷婷笑着说道﹕「你都好精,不想被绑死,
可以到处风流快活。不过你既然没有女朋友,刚才又怎幺说对我有意思呀﹗」天
柱说道﹕「那时指以前,现在我唯一的女朋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婷婷笑着
说道﹕「我才不信哩﹗,因为我们只是临时相识,我又怎幺会变成你唯一的女朋
友呢﹖」天柱说道﹕「我连自己都不明白,或者这种情况就叫做一见如故吧﹗」
婷婷想了想,天柱也许讲得有道理。她走到天柱身边,主动将樱唇凑到天柱嘴边。
天柱情不自禁将婷婷抱在怀里,顺手把电灯也熄了。

俩人热烈地亲吻了一轮,婷婷低声在天柱耳边说道﹕「我刚才忽然间月事早
来,不能够还你的心愿,请你不要怪我哦﹗」说着,还带引天柱的一只手放到她
那里,以示非假。

天柱轻探桃源,真的是屏障阻隔,唯有埋怨自己不够桃花运。婷婷见天柱失
望的表情,亦于心不忍,一边吻着天柱一边说道﹕「这次不行,下次一定让你玩
个够。」天柱笑着说道﹕「下次我要让你求饶﹗」婷婷道﹕「下次是下次,这次
可怎幺办呢﹖不如我用手替你弄出来吧﹗」天柱道﹕「不用了,我明天还要开车
哩﹗我摸摸你就好开心了。」婷婷笑着说道﹕「你随便摸吧﹗除了那不干净的地
方,摸那儿都行﹗」天柱摸了婷婷的乳房,也摸了她的小脚儿。婷婷则摸玩他的
阳具,摸得筋肉怒涨,婷婷说道﹕「你这样强忍对身体不好,我用嘴服侍你吧﹗
可能也和在我下面弄时有差不多的享受的,好不好呢﹖」天柱不再反对,终于在
婷婷的小嘴里发洩了。

第二天早上,天柱一早就起身,先去检查货车机器,因为跑长途,半路抛锚
就好麻烦。大广上车就打磕睡,可以想象得到,她昨晚和阿珍的战况一定好激烈。
好在今日走大路,天柱看着路牌行车,不会迷失方向,就由得大广缩到司机位后
面空格睡觉。

走到半路,大广起身,说他肚子饿,指点天柱将架车泊埋路边一间饭店吃饭。
吃完饭,大广还要抽完枝烟才肯走。他问天柱道﹕「昨晚收获丰富不丰富﹖」天
柱将情况讲给他知道。大广哈哈大笑说道﹕「天柱,你真不够运。不过,此行你
不必怕没有女人玩的﹗」大广的话还没说完,有个穿花衫裙,拿着个旅行袋的女
孩子走过来,开口又是普通话。这女孩子问天柱道﹕「大哥哥,你你这架货车经
过福州吗﹖」天柱说道﹕「我们正是去福州。」女孩子说道﹕「我要去福州探亲,
们你们能不能够让我搭顺风车呢﹖」天柱不敢拿主意,望着大广。大广将这个女
还在由头望到脚,就点头答应了。

大广刚才睡了一觉,已经精神爽利,就由他擅车。他对天柱说道﹕「昨晚你
没有着落,所以现在要把握机会补码。」天柱听不明白,大广就解释道﹕「你等
着瞧吧﹗这女孩子并不是真的要搭顺风车,而是上车做生意哩﹗」天柱望了望那
个女孩子,只见她生得很秀气。而大广竟说她是出卖肉体的,天柱真的不太相信。

大广和那个女孩子讲普通话,天柱听听不懂,只见那女孩子不时望了望他,
好象在和大广商量什幺。

后来,大广对天柱说道﹕「已经和她商量好,你可以和她在后面玩啦﹗」天
柱不够胆上阵,就说道﹕「还是你玩吧﹗就当系孝敬师父,由我请客。」大广笑
着说道﹕「阿珍好热情,昨晚我自己已经玩尽了,现在就算有个仙女摆在面前,
都有心无力啦﹗」说着,大广指了指司机后面的空格,那个女还在好熟行,她已
经先爬进去。大广对天柱说道﹕「有得吃都不吃,生人不生胆,以后怎幺出来做
事呀﹖」天柱听到大广这幺说,就跟着爬入司机位后格。见到那个女还在已经把
上衣脱下,赤着上身半裸地躺在那里,只等天柱去玩她。

天柱也不是柳下惠,他把女孩子抱着摸了两模,自己就已经沖动起来,胯下
的阳具不请就自动扎扎跳。于是,他伸手把女孩子的裤子脱了下来。那女孩子也
殷勤地替天柱宽衣解带,俩人赤身裸体抱成一团。

女孩子婉转承欢,令到天柱好舒服。在货车上翻云覆雨,天柱怎幺大个人都
末曾试过这样的交媾方法。尤其是货车行过坎坷不平的道路,跳高跳低,天柱觉
得刺激过电动圆床。抛得几抛,天柱已经在那女孩子的阴道里射精了。

女孩子没有立刻穿上衣服,她和天柱互相依偎着,俩人显得好亲热。这样交
媾的方法虽然够刺激,但天柱还不太习惯,他觉得互相整个人都散了。

过了一会儿,天柱爬到车头,大广就叫他开车。自己则就钻到后面的空格,
同那个女孩子不知讲些什幺。接着,他连布帘也没有拉好,就让那女孩子脱个精
赤溜光,一招「坐怀吞棍」,两人互相搂抱就干了起来。后来,大广又压在女孩
子上面狂抽猛插,那女孩子被插得娇声呻叫,连绵不绝。

天柱觉得有的晕陀陀,不敢把车开得太快。又过了一会儿,大广穿上衣服走
出来,对天柱夸耀道﹕「梅开二度更刺激,我把她干得瘫在那里了﹗」快要到达
厦门的时候时,大广叫天柱在一间路边招待所停车。天柱问道﹕「怎幺不开入市
区呢﹖」大广说道﹕「市区里面没有泊车的地方,而且宾馆的住宿费比较贵。」
原来这间路边沼待所,大广也好熟的,而怯又有个温心老契叫做阿芳。阿芳见到
了大广,好象蚂蚁见到糖一样,招待特别周到。

吃饭的时候,天柱问大广道﹕「今晚你是不是又要玩女人呢﹖」大广笑着说
道﹕「有得玩就要玩到尽嘛﹗」大广指了指饭店里的几个女招待,问天柱道﹕「
有没有看中那一个呢﹖」天柱说道﹕「今天已经洩了气,要留一些精神明天开车
了。」大广笑着说道﹕「后生仔,怎幺身体这幺差呀﹗」第二天,起程之前不见
那个要搭顺风车去福州女孩子,天柱想下车去叫她。大广笑着对天柱说道﹕「你
这幺天真,女孩子说的话都可以相信﹖这个女孩子可能已经搭上回程车了,说不
定现在正在和那一个司机行家性交哩﹗」天柱不敢让大广开车,怕他精神不够。
大广说道﹕「你放心啦﹗这两年我一直跑这条线,温心老契多到自己都数不清。
还不是这样的过日子﹖」去到福州卸下货,又装上另外一批货跑回程,大广叫天
柱经过阿珍间招待所时不要停车,因为他在另一间招待所又有新发现。天柱想见
一见婷婷。

大广笑着说道﹕「我们做这一行,可千万别这幺癡情,如果被那个北妹粘死,
就那里都不用去了﹗」去到另外一间招待所了,大广没有说错,这里有个阿宝就
比阿珍漂亮得多。大广叫阿宝介绍一个姐妹给天柱,天柱不敢要。因为明天山路
多,开车要打醒十二个精神。

大广叫天柱放心,这条路他已经走了两年,熟悉过回自己家的路。他一定要
阿宝替天柱介绍一个,如果明天天柱不够精神开车,大广就自己来。

阿痘介绍的女孩子叫做阿丽,生得娇小玲,十分俊俏。大广推他们两个入
房,自己就搂住阿宝到隔壁房。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天柱真是傻,人不风流枉
少年嘛﹗」关上房门之后,阿丽就主动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正要替天柱脱,
天柱突然先向阿丽声明道﹕「阿丽,你好惹人欢喜,我并不是不喜欢和你亲热,
只因明天有段山路好难走,要落足精神驾车,所以今晚我只要睡觉,不想做那换
事。总之钱照付,你可不要见怪哦﹗」阿丽笑着说道﹕「不要紧的,横竖已经来
了,你要不要就任由尊便嘛﹗不过我的衣服都已经脱下来了,就别叫我再穿上了,
夜里你醒来,如果想要,随时都方便的。」有个活色生香的女孩子在身边,天柱
都好难忍,但想到明日那段山路那幺难行,唯有咬实牙根抵受,拉被过头睡大觉。
可是当半夜起身小便时,见到阿丽那一身雪白娇嫩的肌肤,不禁轻轻地抚摸了她
一下。

阿丽其实在天柱起来的时候就醒了,这时她立刻就睁开美丽的眼睛媚一笑。
她见到天柱胯间都凸起来了,就伸手握住,柔声说道﹕「天柱哥,看你这里,不
要死忍了,明天小心一点不就行了嘛﹗」天柱终于不在强忍,阿丽在床上是一位
非常合作的女孩子,她虽然娇柔,但并不造作,一切表现大方而自然。她脱下天
柱的内裤之后,先在他的龟头轻轻一吻,然后小声说道﹕「天柱哥,你躺下来慢
慢享受﹗」天柱听她的话仰卧在床上,阿丽则双腿分跨在他上面,把迷人的小洞
套上他的一柱擎天,然后一上一下慢慢吞吐着。

第二天,大广坐上司机位,他的眼睛里布满红筋,连打几个哈欠。天柱叫他
让座,大广就缩进司机位后面的空格睡觉。天柱小翼翼地驾车,总算平安地回到
深圳。

过了文锦渡海关,大广计算了这次的收入,除了玩女人的花费,所得仍然颇
丰,他问天柱道﹕「这次过吧﹗想不想找架货柜车开大陆线呢﹖」天柱点了点
头,大广又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从此,林天柱也不在开出租车,玩开始
了货车走天涯的生活。

一天清晨,林天柱和两位开货柜车的朋友一起运货上大陆。因为排队过关误
时,到达淡水镇时,货主的工厂早已下班了。他们只好在车上过夜。货柜车的拖
头本来就十分宽敞。设备又齐全,所以他们用不着租房,就可以拥有一个理想的
住所,不过吃饭总得去茶楼或者酒家才舒服。

晚上八点多,三人走出酒家,准备回车上休息。途中经过一间挂着「司机浴
室」的澡堂。永南提议进去洗个澡,天柱和立中见时间尚早,也表示赞成。于是
三人便大摇大摆地朝那儿走过去了。

一到门口,立刻有一位中年妇人迎上来,笑容可鞠地说道﹕「三位可是香港
来的司机大佬吗﹖欢迎光临小店,我们这里服务水准一流哩﹗要不要试一试呢﹖」
立中问道﹕「价钱如何呢﹖」「进去再说吧﹗」中年妇人殷勤地把他们迎进一个
柜台。接着拿出一张过胶的价目单说道﹕「花洒浴和大池收费十圆,个人小池收
费二十圆,双人池连休息室收五十圆。有兴趣可以叫年轻姑娘做按摩,正常只收
五十圆。不过就要用那种有休息室的房间。」天柱豪不犹豫地说道﹕「好吧﹗就
照你最后所说的那种,你安排安排吧﹗」中年妇人又拿出一张八位女孩子合照的
相片,指着其中一个说道﹕「除了这位小姐今天没有上班,其它都可以由你们挑
选的。」天柱一望,照片上都是些一二十岁的少女。立即指着一个圆脸长头发的
女孩子,说道﹕「就这位好了。」中年妇人笑道﹕「她的名字叫着小蔚。」接着
永南和立中也分别挑了两个叫着春红和丽娟的女孩子。中年妇人打了一个电话之
后,立即从里面走出三位女孩子。果然个个美丽嫩口。中年妇人一一介绍之后,
便吩咐她们先进去放水和做其它的准备工夫。

中年妇人的眼睛扫了扫门口,又低声对他们说﹕「刚才所说的价钱是指三位
沖凉以后,你们所选的女孩子为你们作普通的按摩。如果你们出到三倍价钱,她
们就可以由沖凉开始,一直陪你们到第二天两点。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可以为
所欲为,包括互相交换按摩小姐哩﹗不知你们有没有兴趣呢﹖」天柱又是带头应
承了。每人交上三百块之后,中年妇人立即带他们向后面走去。穿过了一个小门,
走进了一条走廊。走廊里恰好有四个门口,三位女孩子已经在门口恭候了。中年
妇人笑道﹕「今晚有一个姑娘休息,所以另一间房暂时都不会有人使用了。我把
门关上之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天下了,玩得开心一点吧﹗」接着,她笑吟吟地离
开,顺手把进来时的小门也关上了。

天柱他们分别由所挑选的女孩子带进所属的房间,只见屋里虽然简单,只有
一张双人床和一个床头柜。但是很整洁,床头柜上还摆着一壶热茶。

小蔚是潮州人,但是广东话讲得很流利,她告诉天柱,今年才十七岁,是三
个女孩子当中最年轻的一个。她亲切地倒了一杯茶给天柱喝下去。又倒了第二杯,
自己喝了一口,然后递给天柱。天柱接过来一饮而尽。小蔚高兴地扑上去把樱桃
小嘴吻在天柱的嘴唇上。把一条灵活的舌头儿伸过来,天柱也把舌头伸到她嘴里
和她的舌头交卷着。小蔚边和他接吻,一边把手儿摸向他的衣钮,热情地替他宽
衣解带。天柱也老不客气地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小蔚起初任由他摸捏,后来天柱
戏弄她的乳尖,才忍不住拿开他的手说道﹕「天柱哥,你弄得我痒死了,等我帮
你把衣服脱好了再让你玩好吗﹖」天柱才安静下来,让小蔚把他剥得精赤溜光。
接着小蔚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可是天柱坚持要替她脱。小蔚只好乖乖地任他抽
丝剥茧。上衣脱去后,即见双乳微微翘起,两点奶头嫣红可爱,就用嘴去吻她两
下。跟着又去脱她的裤子,解开裤钮,把内裤和外裤一齐除下来了。小蔚的阴户
生得较低,站着的时候只看见她小腹下一小撮阴毛。天柱把一丝不挂的小蔚搂进
怀里,玩摸着她美妙动人的肉体。小蔚也一手握住他那根昂首挺立的粗硬大阳具,
一手抚着自己的阴户,娇声说道﹕「天柱哥哥,你这里好棒哟﹗不知道我的小洞
洞可不可以让你挤进去哩﹗」天柱听她这幺一说,不禁立刻就想把大阳具插进小
蔚的迷人小洞里。他让小蔚的双腿分开坐在他的大腿上,再捧着她的臀部前移,
让小蔚两条嫩腿尽处的小洞眼凑过来。小蔚连忙轻舒玉指,捏着龟头对准了洞口。
低声说道﹕「天柱哥哥,你这幺急就要玩我啦﹗我还没有帮你做按摩哩﹗」天柱
笑道﹕「小蔚,你实在太迷人了。我们先玩一玩再做都未迟呀﹗」「那你先别动,
让我自己慢慢套进去吧﹗」小蔚挪动着身体,把龟头缓缓地吞入她的阴道里。天
柱觉得小蔚的腔肉紧紧地包围着他的阳具,暖呼呼的有说不出的快活。

在隔壁房里,春红这时正在为永南沖凉洗澡,春红是一个山东姑娘,刚刚过
了十九岁。永南虽然不大懂得国语,但是语言的屏障并没有妨碍她和永南的沟通。
她把永南带进屋里坐下,就立即开始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当她脱得一丝不挂的
时候。健美的体格立即显露无余了。永南正在欣赏春红骄人的身材时,春红已经
走近他。她把他也脱得精赤溜光,然后拉着他跨进浴池里,亲手为他淋浴。永南
不时地对她毛手毛脚。她没有推拒,也没有特别的反应。一切按步就班地进行着。

洗好了以后回到房里,春红就替永南做按摩。她的手法熟练而且有力。先由
永南脚趾尾做起。再沿着小腿,大腿,一路做到大腿的交叉处。永南的阳具早就
如蛇一般地昂立,但是春红并没有理会。直到现在才用手儿握住她套了套,把包
皮推下去,露出紫红色的龟头,然后抬起头来对永南嫣然一笑,张开小嘴就把龟
头含进去又吮又吸。永南早已经箭在弦上,那里经得起春红这时的吐吮吸,不
一会儿工夫,已经把精液喷入春红的小嘴里了。春红好象早有意料,她不慌不忙
地把永南射出来的液汁点滴无余地吞下肚子里去。然后继续为他做按摩,由腰。
胸部。一直做到头。永南在她双手的努力之下,疲劳的精神已经恢复一大半。春
红继续按摩他的双手。最后再用乳房从永南的脚部一路按摩到他刚刚射精尚未硬
起来的阳具。她先把软软的阳具夹在丰满的乳房中间按摩了一会儿,然后又用嘴
吮。永南的肉棍儿慢慢在她的小嘴里膨涨。春红的小嘴终于容纳不下了。她把粗
硬的大阳具吐出来。透了一口长气,躺到永南的身边,分开双腿望着他笑。永南
也明白了她的身体语言。他兴致勃勃地趴到春红健美的肉体上,挺起了粗硬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