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调教之前后(一)



星期天的下午.在青山街上充满春天的阳光。
柔和的阳光照射在面临街道的咖啡厅内坐在窗边的三个女人身上。
她们的形态各不相同。但是,都是惹人注目的美女,不只是进入咖啡厅内的男人,连经过的男人也会投以惊羡的眼神。
「我真羡慕.」
一直听杏子和美铃谈工作的事情的绫子,突然开口说话。
「什幺.
?」
两个人同时露出惊讶表情。
「因为.妳们两个人都很活跃。」
「真是的。怎幺会。」
「是呀。我们只是彼此对工作发牢骚而已。」
不错,她们谈话的内容确实是那样,但对绫子而言,即使是那样也感到羡慕。
三个人都是学生时代的好朋友,现在二十八岁。杏子是银座小俱乐部的妈妈桑,美铃是民间电视台的播音员。
两个人都还是单身,只有绫子结婚成为家庭主妇。
大家都是千金小姐出身,大学也是以良家子女多而知名的女子大学。她们的
性格和外表一样,各不相同,生活的际遇也各异。
杏子的个性爽快,有男性化的感觉,从学生时代便热中戏剧,大学毕业后也
进入剧团,还和同一剧团的男团员结婚,但一年后离婚。以前当做兼差的特种营业,变成她的本业。
可能是职业关係,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的美铃,从学生时代就有看得开的个性,常说快一点找个有钱男人结婚,好过舒服的生活。但担任播音员至今仍是独身。
面貌和性格,在三人中最女性化的绫子,在学生时代和美铃是相反的,希望做上班族。当时的杏子和美铃都有异性关係,唯有绫子一点也没有那种花边新闻但并不是不受欢迎,甚至比她们两人还受到男性的欢迎。
大概可以说是性格吧,学生时代的绫子和她的外貌相反,有不让男人接近的气质,加上自视甚高,同时对异性慎重又胆怯.所以另外两个人都说她是讨厌男人的女人。
这样的绫子,上班族生活不及两年便结婚,而有强烈结婚欲望的美铃,变成绫子所希望的上班族,只能说是命运了。
「对了..」
杏子看着绫子的脸说︰
「今天的绫子,从见面时就好像很沈闷,是发生了什幺事吗?」
「真的,好像没有精神。」美铃也点头表示同意。
「我没有那样.可是..」
「可是什幺呢?」
「至少不是开朗的表情。和老公吵架了吗?」
「还是他有了外遇呢?」
「妳们两个别瞎猜了。」这样被连珠砲似地间,绫子感到困惑。
「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我和他结婚五年了,没有吵过一次架。」
杏子和美铃互望一眼,然后摆出敬仰姿态一鞠躬说︰
「哟,真教人羡慕哪。」
「讨厌,我不是那种意思。可是这样的夫妻不也有一点怪吗?」
「可是他很温柔呢?」
「虽然是那样..」
「还要怎幺样呢?难道太温柔使妳难过吗?」
「杏子,别开玩笑了。」
「可是,绫子,这样未免自寻烦恼吧。」
杏子拿起一根烟,用熟练的动作点燃,吐出一口烟,然后看着绫子的脸色,试探的说︰
「他是不是有外遇呢?」
「这个.我不知道..」
「听妳的口气,好像不在乎似的。」
「可是这种事怀疑起来就没完没了了,我不喜欢那样。」
「绫子,只因妳没有发觉就让他有外遇吗?」
美铃惊讶的问。
「还有什幺让不让,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哦!没想到绫子还有这幺看得开的想法这也是结婚五年的产物吗?」
「是不是结婚五年后,绫子多少也想要一点刺激了呢?我本人有俱乐部不能相陪,美铃多少可以抽一点时间吧。偶尔把绫子带出来走动一下。」
「是啊,绫子也应该不像以前那样讨厌男人了吧。就算有一、二次出轨,也不足为怪的。」
「对,女人受到男人欢迎的时间不是很长,趁现在好好享受一下吧。」
「讨厌,妳们都在胡说。妳们这种人叫做损友。」
绫子向还在笑的两个好友瞪一眼。
当然,这个时候杏子本身对绫子说的「偶尔带绫子出来走动一下」的话,做梦也想不到后来会造成意外的结果..

第一章
危险的徵兆
二十八岁.但还有相当的魅力..。
绫子站在洗脸台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裸体,心里如是想。
确实在她身的身上没有一点赘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说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个上幼稚园的儿子的母亲。
大小适中的乳房,形状佼好。即使乳头也仍然有成熟的色泽,向上挺出,表示现在正是可吃的时候。
还有细细的柳腰,向下扩大的臀部,虽然生产后大了一些,但仍末损及身材,反而比过去更性感。即使绫子自己看了也会陶醉。还有在下腹部,有显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豔容。
就这样像检查自己的裸体的绫子,突然产生淫猥的气氛,身体的深处出现甜美火热的搔痒感,从鼠蹊部传到大腿根内侧。
绫子想这也难怪。这样成熟的肉体,已被闲置二、三个月了。
在这种情形下,即使是丈夫的性行为不完全了,也会感到迫切的需要。
可是,经营广告代理商的丈夫,不但是工作狂,而且认为为工作可以牺牲家庭。就是这一天晚上也一定到后半夜才会回来。
进入浴室淋浴时,绫子已经对打在乳房或屁股、大腿上的水珠产生刺激。
站在浴缸里,靠在墙上,採取一只脚踩在浴缸边缘的大胆姿势,手指伸到阴毛下,把阴唇分开。用淋浴的篷头对正那里。
水滴打在肉缝上.敏感的阴核、腔口,像遭受到爱抚。
「啊.啊..」
从身体里涌出的快感,使绫子忍不住发出哼声。膝盖不由得颤抖,涟漪般的甜美搔痒感,从子宫深处传到后背..。
「唔..」
高潮感使绫子忍不住扭动腰肢,很快就洩了。
在佣懒感的余韵中淋浴后,把香皂涂在全身时,不由得回想一星期前和杏子发生的意外事件。

在面对青山街的咖啡厅,绫子和杏子、美铃会面过后一个月。
这一天,绫子到银座购物,顺便去位于赤阪的杏子公寓。
已是星期天下午二时,但杏子好像前不久还在床上,身上穿着睡衣。
「对不起,突然来打扰..」
「没关係。妳又不是我需要特别招呼的客人..」
「妳昨天晚上是不是回来得很晚呢?」
「差不多。经常都是如此。」
「很累吧。」
「是啊,和妳不一样,没有人供我吃喝的。」
在客厅和厨房两个地方谈话时,杏子泡好咖啡回到客厅。
「不过妳那样也有轻鬆的一面..」
「我听美铃说了,原来绫子是灰姑娘夫人。」
听到杏子如是说,绫子只好苦笑。
从上一次见面后,美铃有几次带她去夜游。也去酒吧或狄斯可玩乐。但和单身的美铃不同,绫子毕竟是有丈夫的人,所以规定自己最晚也要十二点回家。
这件事使美铃揶揄她:
「简直是灰姑娘。可是妳已结婚了,应该说是灰姑娘夫人吧。怎幺样?夜游好玩吗?」
听杏子如是问,绫子喝一口咖啡,说:
「还好,好像能调剂一下生活..」
「可是,绫子,上一次和美铃一起见面时,妳是不是还有其他事情想说呢?我不是说生活无聊,而是有更大的苦恼..」
「苦恼吗?」
「直截了当的说,就是性的问题。」
绫子对杏子的敏锐第六感很是惊讶。
「看样子我说对了。」
「为什幺..?」
「我看得出来。不是为夫妻吵架,也不是老公有外遇,又难以开口的话,应该只有这件事了。」
「..」
「妳太见外了吧.连我也不能说吗?」
绫子不知如何回答。此时,杏子来到坐在沙发上的绫子身边,把手放在绫子肩上,温柔地催促道:
「一个人苦恼也不是办法。还是说出来吧。」
绫子还是犹豫不决。
绫子的丈夫立花和杏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关联。说起来立花本来是杏子俱乐部的客人,在一次派对经由杏子介绍,成为两人结婚的契机。
当时立花对绫子是一见锺情,经由杏子表达其意,然后就是立花的强迫性约会和求婚。绫子好像被迫不得不结婚了。
想到杏子必能了解男女之间的事.于是绫子将难以启口的事说出来。
约从一年前,绫子和丈夫力性生活一直保持二、三个月有一次的状态,当然结婚之初是不同。丈夫要求绫子时,唯有前戏是惊人的仔细,几乎是舔遍绫子全
身的那样热情。
但自从几乎没有向绫子做性要求后,前戏也开始马虎,而且在性行为当中,绫子发觉丈夫根本没有兴趣。甚至于性行为做到一半,丈夫的阴茎已萎缩。
绫子产生强烈的屈辱与不满,但对道歉的丈夫也不能发洩出来。
就在这种情形下,有一次丈夫对绫子提出很奇妙的事,要求绫子毫不客气的辱骂,用脚踩萎缩的阴茎。
绫子感到惊讶,同时看到丈夫的卑劣表情,让她产生厌恶感,无法答应他的要求。
「原来如此。他当时一定是想要绫子虐待他。」
杏子听到绫子的话,露出同情的表情继续说:
「也许还不能确定是被虐待狂,但这世界上确实有那种男人。」
丈夫是被虐待狂!
绫子本身也有这样的疑惑,可是不愿承认,现在连杏子也这幺认为,就不能不承认这件事了。
于此之际,杏子在绫子的耳边悄悄说:
「说起来,让这样有魅力的妻子变成欲求不满,妳丈夫也真是个罪人。」
「杏子..」
绫子既惊讶又狼狈。杏子拿起她的手,用手指摩擦绫子的手指根部,同时另一只手抚摸从迷你裙露出来的大腿。
「女人和女人也有办法解决欲求不满的。」
有意的在慌张的绫子大腿上向上抚摸,杏子露出诡异的微笑。
「跟我来吧!」
「可是..」
绫子犹豫时,杏子的手指放在绫子的嘴唇上,表示要她不要说话。然后用妖艳的眼神看着嘴唇,用手指抚摸。再用双手捧起脸颊,轻轻把嘴唇压上来。
不知何故,绫子无法拒绝。而且,柔软的嘴唇互碰的剎那,全身瞬即火热,产生和异性接吻全然不同的兴奋感。当杏子的舌头伸入时,好家受引诱似地也用舌头缠绕。
两人的舌头疯狂的互缠,杏子的手温柔的揉搓绫子的乳房。绫子不由得发出甜美的鼻音,在杏子的引导下也抚摸杏子的乳房。
当嘴唇离开时,绫子羞得抬不起头。
「我们一起去淋浴好不好?」
杏子轻声说:
「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一起洗澡了。」
听到杏子的开朗声,绫子才敢抬起头。
「自从学生时代和美铃三人一块旅行后就..」
「是啊已经是很久的事了,真想看一看变成妻子的绫子的裸体。」
「杏子,真讨厌。」
两人相视而笑。
在杏子催促下,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看到春天的阳光照射在阳台上的情景,和刚才产生厌恶感相反,有了兴奋之心情,觉得身体开始发热,随杏子身后走进浴室。
两人脱光衣服后,杏子凝视绫子的身体说..
「妳的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而且更性感。同性的我看了都喜欢,恨不得咬一口。」
「讨厌,不要一直盯着我看。杏子,妳的身材也和学生时代一样,一点也没变。」
她们彼此讚美的话,并不是奉承,两个人确实拥有佼好的身材,和几乎透明
的白皙肌肤。如果说有差异,不过是绫子的臀部比杏子丰满了。
「己经脱光了,就不要难为情了好不好?」
看到杏子的脸上出现开朗的笑容,绫子也就顺从的点头。
杏子打开淋浴的开关,热水像张开的伞,淋在赤裸的两个女人身上。
绫子又被杏子拥抱亲吻。绫子任由杏子摆弄,闭上眼睛时,不知为何,好像
看到美丽的阳光。
身体如置身梦中,绫子也主动的将舌头伸入杏子的嘴内,心里还希望这样的
美梦永远不要醒过来。
柔滑的肌肤互相吸引,紧紧贴在一起。热水淋在火热的身上,十分舒畅。杏
子在绫子的脖子、耳垂上轻吻,并让绫子转过身去,从后面拥抱。
「这样光滑.真是..」
从后面用双手捧起乳房,在绫子耳边轻声细语。
在耳朵上感受到杏子的火热呼吸,和柔舌的爱抚。当乳房受到揉搓时,体内
的骨头几乎要溶化,绫子的呼吸开始急促。
在后背感受到杏子的乳房密接,屁股感受到阴毛的刺激,产生异常兴奋,头昏眼花,只能勉强站稳。
于此之际.杏子的手移动到绫子的下腹部,轻抚阴毛,手指滑入神秘的肉缝内。
绫子忍不住使身体后仰,电流般的快感使身体颤抖。杏子的手指在花瓣间抚摸,找到最敏感的阴核,在那里巧妙地画圆圈爱抚。
「唔.不要..」
「绫子,看妳已这样溢出来了..」
「不要说了..」
绫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很难过似地用双手压住胯下的杏子的手。如果让她这样继续爱抚的话,可能真的无法站稳了。
「好像积压不少欲求不满。」
「因为..」
「不要说了,把一切交给我吧。」
杏子笑着想把香皂涂在绫子身上,但绫子还是自己把香皂抹在自己身上,杏子也只好让她自己洗了。
用淋浴沖洗身上的泡沫后,杏子将淋浴沖在绫子身上。然后神秘兮兮的说:
「淋浴是很美妙的。」
同时把双腿分开,让水沖到胯下。
「啊.唔..」
在浴室里响起亢奋的哼声,杏子仰起的脸上露出苦闷的表情。
「绫子,我也给妳弄。」
绫子还在犹豫时,篷头已来到她的胯下。
热水打在肉缝和花瓣上,涌出甜美的搔痒感。
「不.不要啦..」
绫子发出颤抖声音,像摔倒般蹲下去。
「妳真敏感,难怪会欲求不满。」
杏子笑着抱起绫子。
「现在我们两个女人到床上好好享受吧。」
杏子的唇贴在绫子的耳朵上诉说,然后轻咬绫子的耳垂。
「啊..」
绫子的身体猛然颤抖一下,不由得抱紧杏子..。